捐助機構 FUNDED BY:

防騙小故事創作 —— 新手寶藥黨

生活在現代化的都市裡,賺錢永遠是人生逃不過的課題,賺錢這回事同時是相對的,在有錢人睜眼閉眼間,便能省出一輛藍寶堅尼的時候,亦有人掙扎於快餐店櫃台前,計算超值套餐和隔壁麵包店的性價比。

 

阿蘭、阿芳及阿晶三人猶疑良久,最後還是選擇這星期已經吃了三次的超值套餐。無他,長者咭有薯條和汽水送,感覺上會比較飽一點。也許是連續半個月都是吃快餐店的關係,阿蘭感覺這輩子的快餐限額,已經用得七七八八了,她鼓起勇氣,向身旁兩位好友勸諫,指指旁邊的小學生說:「搞唔掂喎,我哋再食快餐店,啲小朋友就當咗我哋係快餐店代言人㗎啦。」阿芳不以為然,香港地的小學生個個都是鬼靈精,怎會把他們當成代言人?

 

正當二人爭執的時候,阿晶終於忍不住:「我夠唔想食再食包啦,但係窮呀嘛,無錢邊有得揀?」沒錯,如果有選擇,誰想每天都吃快餐? 阿蘭嘆氣:「唉,我哋又無錢,又搵唔到工,可以點呀?」阿芳頷首:「咪係囉,搵錢咁容易咩? 我哋又唔係咩跌錢黨寶藥黨……」

 

「係喎!」不知不覺間,三人似乎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,毅然選擇踏出安舒區,加入詐騙這個產業。利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機智的阿芳更事先網購了一瓶價值八十八元的「迷魂煙」,網站上列明,只需輕輕一噴,就能令人變得瘟瘟沌沌,堪稱行騙神器。此外,三人準備了一個月餅盒,放進維他命丸,就簡易地製成了強身健體,特價只售每瓶六萬的靈丹妙藥。

 

如此昂貴的保健產品,目標顧客當然不能隨便挑選,要是普通的中小學生,一定拿不出那麼多錢來,而且他們年輕力壯,對寶藥興趣不大,要賺他們的錢,還是等八月尾售賣暑期作業答案比較容易。

 

於是,三人走到鄰近的公園,準備向那些中老年人下手,在涼亭下乘涼的婆婆就很合適,瞧她在三十二度的天氣下,流得滿頭大汗的樣子,一定很不健康。阿蘭身先士卒走向婆婆,一臉擔憂的說:「婆婆,你面色好似唔係太好喎,你無事呀嗎?」

 

眾所周知,「身體不好」和「印堂發黑」這種真誠的問候,是在冷漠社會中,拉近人與人之間距離的最好方法,因此婆婆很快便上釣,欣然和阿蘭聊天起來︰「人老啦,無計啦,平時夜晚瞓得唔好,去廁所又唔順暢,手腳有時仲會無晒力添,但都好多年㗎啦……」果然,身體小毛病就像愛人的優點,找一找總是有的。

 

阿蘭見狀,心中大喜,覺得自己就是行騙的天才,完全選對了對象,婆婆的錢定能迅速騙到手。「哎呀婆婆,我以前同你一模一樣,身體差到不得了呀!好彩我朋友後來搵咗隻藥比我,食左一年我先有好轉咋!」婆婆不虞有詐,連忙打探消息:「哇!你食咩藥咁犀利呀? 我睇個醫生話依啲係老毛病,我地年紀大嘅好難醫㗎。」

 

「咪呢隻囉,真係好有效㗎!佢仲係美國貨嚟,由哥倫比亞大學研製出嚟,香港買唔到㗎!」阿蘭一邊舉起月餅盒,一邊介紹新鮮出爐還不到十分鐘的「寶藥」。「呢隻藥……『細班月餅』? 乜依家餅鋪都有藥賣㗎咩?」婆婆看著那小小的「藥盒」問道。

 

「寶藥製作過程簡陋,果然這種程度就想賺錢不容易。」阿蘭心想。繼續游說婆婆︰「哎呀,包裝唔重要啦,最緊要係藥有效呀嘛。」婆婆半信半疑,但又覺得有點道理。跟著,阿蘭只好擺出一副為難的樣子,說︰「其實我唔係諗住賣嘢,但見你面色唔好,似乎真係好有需要,先至考慮轉讓畀你咋。呢隻藥因為係美國貨,而且產量又唔多,都要成六萬蚊一樽㗎。但健康嘅嘢,有時真係畀錢都買唔到呀,所以有效嘅,貴一貴我都會買。」

 

阿蘭賣力地推銷,但見婆婆依然不為所動,於是便打了暗號,向一直窺伺在旁、手持迷魂煙的阿芳示意。阿芳立即急步上前,對著婆婆說:「阿婆,你知唔知廁所喺邊呀?」並悄悄對婆婆噴了一下迷魂煙,誰料婆婆剛好覺得鼻子癢,打了個噴嚏。「乞嚏!」阿蘭隱約看到一陣強風,把迷魂煙原封不動地反射給阿芳。

 

糟糕!計劃失敗,更麻煩的是阿芳誤中迷魂煙,她應該還好吧? 阿蘭此時才發覺,她們好像沒有試驗過這個重要道具的威力。三秒後,只見阿芳什麼事也沒有,還把要問的問題重新問了一遍。「後面轉左呀。」婆婆沒有看出絲毫端倪,友善地答道。

 

誰不知阿芳此時心中亦是翻江倒海,並浮現出人生三問。「我是誰、我在哪……我為什麼一點事都沒有?」想也沒想,直接問阿蘭︰「點解樽迷魂煙唔得嘅?」說話中氣十足,所謂的迷魂煙顯然沒效用,更將一旁準備作托的阿晶也叫了出來︰「喂,阿晶,你搵下有冇說明書? 樽嘢唔得呀!」另一旁的阿晶也走了過來,打開袋子找說明書。婆婆看到這一幕,完全不知道是甚麼一回事,只覺得三人古古怪怪,轉身就離開了。

 

一場精心策劃的騙案無疾而終,換來是三人的恍然大悟。想不到一直想騙人的他們,反而最先被騙,變成了受害者。所謂的「迷魂煙」只是無添加的h2o,並沒有迷魂的效果,卻把三人迷得團團轉。

 

小提醒︰面對陌生人的好意,需時刻保持警覺,以免在不知不覺間墮入陷阱。